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阳憨哥

一生无学 唯有开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白龙潭游记【原创】  

2013-11-16 09:50:46|  分类: 憨哥闲侃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《白龙潭游记》

文/憨哥 

    白龙潭是一座陡峭雄险的山,海拨约一千多米,山泉清透,山体祼露,山石怪异,山藤攀岩,山树横斜,山路狭窄,一羊肠小道,曲折百转至山顶,与楚长城遥遥相望,与贾沟狭路相逢,俨然一幅秀美的山水画卷。

    白龙潭在南召县北偏东约十四公里处,两广高速在它北面的山脚下钻个洞穿越而过,南面日照充分,树木枝叶茂盛,郁郁葱葱;北面阴冷,却被那千年风霜撕去了它一层皮,山骨祼露,大片的花岗岩黄白相间,层层叠起,形成悬崖峭壁,有的斜躺在山涧,光滑耀眼,一股山泉从刀劈一般的山涧窜出来,时而斜刺悬崖,时而撞向巨石,时而从一片绿树丛中喷涌而出,腾空飞舞,似白龙过隙,溅起的水花犹如龙鳞闪光,几经跌荡,顷泄而下,一头扎进了碧绿的深潭。

    经当地人指点,我们便开始进山,与其说这脚下是一条路,倒不如说是一条碎石零乱的山沟,山石大的上千吨,小的如拳头,黑的、白的、褐色的、灰色的,各色各样,一年四季流躺着的山泉把它们冲涮的干干净净,圆润光滑,十分好看。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有两里地,再也找不到路了,就只好抓住树根和山藤向上攀,脚下一滑,碎土、石块、树叶儿就唿唿啦啦地滚了下去,就慌忙用膝盖跪上岩石上平衡着身体,心头一紧,这伸长的手象长臂猿一样把头上面那颗小茎条抓的更紧了。

白龙潭游记【原创】 - 憨哥 - 憨 哥
脚下一滑,碎土、石块、树叶儿就唿唿啦啦地滚了下去。 

    这样的小茎条有大姆指粗,柔韧性极好,你把它弯成一个圆圈儿它也不会折断,悬崖处的岩石缝中都能见到它,在这儿它却成了我上山攀岩的绳索,当我攀上去在岩石上坐下来时,我才发现这颗茎条的根有些腐朽了,但它的根须毅然紧紧地抓住岩石并从缝隙中钻了进去,枝条依然旺盛疯长,在阳光下摇曳着并把自己融入在绿丛中而成为山的风景,这种对生命的执着与热爱,对岩石的依恋以及对自然界风霜雪雨的抗争,令人折服,在它面前,我想我们人类毫无理由脆弱。

    同伴比我身手轻快些,行进中一直在先,时不时地提醒我手抓住那个藤条,脚蹬着这个小窝,当遇到一块斜立而又裂开的大石头时,我被夹在石缝中,实在是后悔平时的胡吃海喝,把肚子养这么大,一对小鸟经不住我悬空的双脚一再折腾,“扑扑楞楞”地从身边飞了出去。 

    攀岩真的需要实力和胆量啊!百十米的高度我们攀爬了一个多小时,浑身冒汗,气喘吁吁,还有点儿提心吊胆,手也被一颗浑身长刺的藤条拉出了一道血印,最后终于在山腰里撞上了一条羊肠小道,一个小伙子拎着烧锅和一袋子食物快步走了过去,一问才知道他们有很多人在山上要做午餐,紧接着又有几位游客拉着几个孩子也过去了,看来今天上山的人不少,我们也加快了脚步,路的右边紧贴着山体,左边是百尺悬崖,美景的诱惑让我忍不住向左边望了一眼,登时一阵眩晕,慌忙伸手抓住一颗茎条儿才稳住神,这时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恐高症,再不就是“年纪不饶人”了。

    在一处跌水岩上我们停下来歇歇脚,扒在岩石上用嘴就着流躺着的山泉喝上几口,摘一片似火的红叶,采几颗正开着的黄澄澄的野菊花,照了几张作“秀”的照片,折腾一阵后就躺在石头上晒太阳,仰望着蓝天白云,这时才发现,这儿的蓝天要比山下看蓝的多,似乎离天很近,白云象一团团棉花似地向北漂去,顺着它望过去,对面是青峰耸立,宛延起伏,重重叠叠,树丛是红一片、黄一片、绿一片的依附着山体向前延伸,说层林尽染一点也不为过;近处,一条灰色高速路象一根木棍似地横搭在两山之间,一辆辆小轿车象小瓢虫一样在上面爬行,一条黑色的柏油公路曲曲弯弯地象蛇一般躺在山脚下,几处接待游客的农家院落,白墙绿瓦,错落有致,摆在山脚下;再看脚下,这清亮透澈的山泉顺着石崖飞流而下,似素练飘落,随风卷舒,盈盈而下,最后淹没在一滩碧绿的潭中。

白龙潭游记【原创】 - 憨哥 - 憨 哥
 这清亮透澈的山泉顺着石崖飞流而下。

    此山不愧为白龙潭,它的美就在于这股山泉如白龙腾飞,云雾山涧,游曳嬉戏,两边陡峭的崖壁似一道围栏,依山造势,左右围堵,但始终没能锁住这条游云白龙;此景给山增添了魅力无限,也给我们登山者无限的遐想,山无鸟则是凶险之颠,山无林则是秃废之顶,山无水则是干瘪之躯,山无石则是憔悴之容。白龙潭的原始风貌,可谓天工巧夺,因此引无数游客驻足农家山庄,夜听山风敲窗,日品山林野味,沿途领略风光无限,更有无数“户外驴友”,登岩攀壁,到此一展身手。

    次日,当白龙潭离开我的视线的时候,我曾想:此时如果下一场鹅毛大雪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地折返回去,再登一次白龙潭观雪景。



霜横风疾叶草黄       远山白龙舞红妆

指山画水目眩眩       才知岁月重秋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憨哥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