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阳憨哥

一生无学 唯有开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穿越母猪峡【原创】  

2013-12-11 22:49:55|  分类: 憨哥闲侃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


穿越母猪峡【原创】 - 南阳-憨哥 - 南阳-憨哥

  

    与其说母猪峡是一条峡谷,倒不如说它是一条陡峭狭窄的山沟,它依着山势呈“V”字形竟直冲向山顶,雄美挺秀,幽静奇艳,景色诱人,原始生态,一步一景,步步迷人,响誉中原,“户外活动”者人人皆知,是“驴友”们无不攀登的穿越地带。

    母猪峡地处鲁山县四棵树乡大块地附近,西与南召县崔庄乡接壤,二广高速及207国道在母猪峡脚下穿越而过,举目西望,楚长城遗址和分水岭(长江、淮河)近在尺迟,触手可及;四周山峦重叠,宛延起伏,自然景观星罗棋布,十山九峡,一峡九瀑,若遇夏季,山溪如龙,云雾山涧,草木青翠,鸟儿轻吟,满目清秀。

    时至初冬,我们乘座的中巴车自南阳西上二广高速,至南召县城后沿207国道直奔楚长城遗址(或称分水岭),然后顺山而下(2.5公里)就到了大地块; 这儿只有几户农家,当地向导很热情,一阵寒喧之后便身背一盘绳索就带着我们开始了母猪峡“穿越”。

    山路很难辨认,隐约可见的是地上那些厚厚的腐朽的树叶里被踩踏出几个脚窝儿,还有让你踩上去却让你尖叫的那些幌动的石头,如果遇到一块踩不上去的岩石就只好就用膝盖跪上去,为了攀爬你不得不紧紧抓住那些刺手的树枝或藤条儿,路越爬越陡,大约走了二百多米山路,就有一个二十左右岁的胖小子嚷着不爬山了,只见他脑门上冒出豆般大小的汗珠,两腮帮子象条刚离水的鱼儿的腮壳子一样忽闪忽闪地大喘着粗气,我很想对他说些鼓励的话,然而当我向他比出两个指头他随即向我比出四个指头时,我终于明白了——他超重:240斤啊!他最终选择了下山。

    穿越母猪峡或许是一件简单而又容易的事,也只是需要我们的胆量或者是耗费些力气,勇敢者会在一瞬间完成,如果要穿越自己的内心世界,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起来,去突破自己的人生困惑,去理智的战胜我们人生中的艰难与困苦,去达到我们终生曾试想达到的一个尽善尽美的人生境界,这是多么的不易啊! 

    路过一处跌水崖时我们歇了一会,只见一小股山泉在薄薄的冰面上缓缓而下,象小男孩的尿股子一般把一大片花岗岩石面浸的湿漉漉的,那紧贴在石面上的薄冰闪着耀眼的光,随着一阵子山风迎面吹来,被汗浸透的内衣紧贴着前胸后背,那寒冷的感觉直冲脑门,登时浑身凉叟叟的,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满山的树叶儿似乎就在这一瞬间由青转黄,不断地从树枝上飘落下来,但仍有更多的杂木树种伸展着枝叶,在悬崖峭壁上摇曳着它们的身姿,似乎在向我们炫耀着它们那怒放的生命。 

    向导带我们到一处悬崖峭壁前停了下来,我感觉到了眼前将面临着一场艰难的攀登,这陡峭的花岩石体有两个蓝球场大小,依山斜躺,寸草不生,象一面镜子光滑耀眼,上则无立足之地,下则无藤蔓可攀,若我猜测也只有鸟儿才能飞上去;正在疑惑之时,只见向导猫腰展臂,手脚并用,如壁虎一般几下子便爬到了上面,停在了一个稍微平展的地方,然后把绳索的一端扔了下来,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手牵绳索攀登而上;这样的攀登是我一生中的第一次,由于心理过于紧张,自己是怎样上来的实在是说不清楚,恐惧、惊慌、胆怯、畏缩的心理都有——三、四层楼高啊!回身往下看这山沟深不见底,一阵眩晕;此时,另一队“驴友”个个如猴儿一般,手攀绳索,身轻如燕,不大功夫就超过了我们并竟直向高处攀爬了过去,一问才知他们是郑州的,接着又上来一伙说是平顶山的,显然,他们的野外穿越攀爬的功夫远比我们深厚,心理素质当然也强我们一筹,不知谁冒出一句:“看看这些人的行装,就能判定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‘老驴’了”。

    “南阳的开始上了”,领队的边喊边爬,时不时地提醒大家要保持距离,注意避开上面被脚登落的石子以免砸伤,不要向下张望,以防眩晕从而失去平衡造成意外伤害,因为这一段是整个穿越路线中攀爬强度最高的,对每一位“驴友”来说,都具有一定的挑战性;领队的告诫让我提心吊胆,手紧紧地抠着岩石缝,再不就是抠着岩石的棱角,身体紧贴着岩石,再不就用膝盖跪上去,艰难攀登,此时我感觉到自己象一条僵硬的肉虫在岩石上蠕动,爬在我下面的年轻人看到我手脚慌乱,一再安慰我:“叔叔,你慢点,别急”;我能不急吗?百十米的羊肠小道,攀登者个挨着个,到我这儿出现了七、八米的间隔,我越急越找不到手抠的地儿,伸长着的手臂在岩石一阵乱摸。

    “叔叔,你头顶的左上方的有根藤条,抓住它。”年轻人在下边提醒我。

    真的有根藤条,它有大姆指那么粗,象车门上的手抠子,巧就巧在它从岩缝中窜出来有十几公分长就又扎进岩石缝中了,颜色和岩石相差无几,不细看真看不出来它,我心里十分惊叹自然界万物的神奇,它长的多么是地方啊!我手抓紧它,一个纵身攀了上去。

    紧接着又钻进了一条石缝,这石缝如量身定做一般,约一尺宽,仅容一人侧身而过,据说这母猪峡的来历就是从这地儿传开去的,说在早些年的一个寒冬腊月天,一壮小伙子上山砍柴,攀登至此,一抬头发现一头呲牙咧嘴的野猪正冲着他吼叫,狭路相逢,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因为他知道野猪如果窜过来向他一撞,他就会被撞出悬崖,小伙子慌忙手攀藤条,一个纵身翻到石缝上方,朝石缝中一看,才明白这是一头已怀身孕的母野猪,足有三百多斤重,可能是下山寻食,不料却被死死地卡在这岩石缝中进退不能。小伙子欣喜若狂,手持砍刀杀死野猪,扛着下山了,山下的几户人家因此过了个“肥年”,母猪峡故而得名,故事也随之相传之今。

    一阵紧张艰难的攀爬之后,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一大片祼露的花岗岩山体上面,转身回望,触目惊心,脚下的山体植被全无,似乎是苍天把这儿撕去了一块皮,光溜溜的,黄白相间的花岗岩石犹似山骨骼,刀劈一般的石面几乎是垂直而立,右边祼露的花岗岩山体托起一块巨石,而这块巨上面紧摞着一小块岩石,直指蓝天,虽无万丈深渊之险,却有雄险挺拔之势。从这儿看下去,那些正在攀爬的“驴友”象一条条蠕动着的小毛虫。放眼北望,蓝天白云下,山峦层层叠起,缓缓延伸,呈灰白色的二广高速横躺在山脚下,一幅秀丽壮美的景色尽收眼底,虽无华山之险,却不失黄山之秀。

    山沟明显浅了很多,阳光能直射进来,领队的经验丰富,始终掌握着攀爬的节奏,当爬到一两层楼高的跌水岩下时,便号令大家歇息开始午餐,三十多人分别分散在三处类似这样的跌水岩下,点上酒精炉,取一锅山泉水,一支烟功夫便做好了一锅热气腾腾面条,细心的人居然连绿油油的菠菜也带上了山,也有人把熟牛肉、卤鸭脖子、油炸花生、白萝卜块、白酒等凑在一起胡吃海喝,更有人伸长着脖子仰天似狼一般“呜——呜——”了好几声,并美其名曰为“发泄”青春之声。看得出大家很兴奋,欢快的笑声填满了整个山沟。

    野餐后继续攀爬,当左拐登至山梁时,有人指着前方山顶的一个豁口说那就是“南天门”,它有丈余宽,隐约可见两块大石分立两旁,恰似一扇迎天敞开的大门。立身北望,顿感杜甫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之诗意精髓,吟之荡气回肠,此地随无南天门之高,但不失为登临绝境,俯瞰群山,胸襟开阔,激情满怀,雄心壮志,卓然独见于大好河山之中。

    翻过山梁便开始下山,一路上藤蔓交织,树木丛生,百草枯黄,随手可攀的那些藤条或树枝,给下山带来了极大的便利,顺着山下溜的相当快,也十分轻松。然而在我耳旁总是时不时地传来“叔叔,你慢点,别急”的亲切话语,我深知自己是这支穿越队伍中年龄最长的,也是初次参与,大家都十分关照我,我倍感欣慰,只能用我一张笑脸和幽默风趣的语言抖出一些笑料来哄大家开心。

    此次母猪峡穿越(线路较多)耗时大约六个多小时,“驴道”全程约十三公里,是一条中等强度的穿越线路,一年四季“驴友”们络绎不绝;穿越母猪峡对年轻人来说是一种挑战,对我来说是一种考验,毕竟年过半百了,有人说我完成这次穿越,就是一名合格的“驴友”了, 为此我十分骄傲,内心会日益强大,会穿越人生所有的喜悦,和大家一起充分享受自然界里那一束束绚丽多彩的阳光,去审视大自然中那一花一草一世界的美妙景象。



请您欣赏: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